English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腾讯分分彩计划:《战史文库》铁棺:明星靓照迎新岁

文章来源:网络    发布时间:2018-10-26  【字号:      】

前情提要:伊-56在南下新几内亚途中,穿越了塞班岛与硫磺岛之间美军舰机活动频繁的海域,全艇高度戒备,一夜之间竟进行了六次速潜,终于安全通过,随后又遭遇急速沉降的险情,也安然脱险。

海上元旦

伊-56一直向南航行,如果不是背负着“回天”,航行可以更轻松,但也是无可奈何的事。艇内的人既看不到“回天”,也感觉不到甲板上的额外负荷,只是知道此次出击有“回天”随行,这让艇员们的心情有多么沉重不得而知。而且,即将操纵“回天”出击的特攻队员每天与我们朝夕相处,他们的存在也让艇内的气氛与以往不同,变得客气、做作,甚至有些虚伪,在艇员眼中特攻队员们仿佛已经提前成为魂归九段坂的军神了,那种严肃沉重的空气就算艇内最深处的角落都能感觉到。我一直在想这种诡异的气氛会不会给特攻队员带来困扰。然而,感受到这一点的我与特攻队员交谈时也不自觉地表现出紧张,这种情绪挥之不去。

在这次出击前,全体艇员捐资用于购置图书。我和先任伍长一起到吴市的旧书店物色有趣的书刊。这家旧书店实际上是租书店,租书的话需要支付50钱到2日元不等的租金,前三天的租金是10钱,续租一周也是10钱。我们租回了大约50本书,再加上之前收集的艇内文库,在各舱间传阅。躺在床上借着荧光灯看书是一天中最愉悦的时间。当然,这种悠闲时光只是在潜航时,在海面航行时因为担心随时可能来袭的敌人而无法静下心来看书。

每次上浮,特攻队员都忙于潜望镜的观测训练以及“回天”的检修工作,只有在潜航时才会放松,从我床头的书架上挑选书籍阅读。柿崎中尉的床铺在轮机长之上,头朝艇尾方向,我躺着就能看到他的头。他无论看什么书都是面无表情的,如同带着能剧的面具,但我相信肩上负有的责任和未来任务的困难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他的内心。

■ 日本传统戏剧能剧的演员们在表演时要戴上面具,无法看到表情。

我给自己规定,每天早上在艇员交班时必须起床,因为在一天中能和军官舱的所有人都说上话只有这个时间,早餐也会在此时开始。在交班时通过交谈可以得到各种消息,比如战况通报、潜艇位置等等。使用军官舱的短波收音机收听美方广播也是我的日常工作之一。但是,每当我看到瘦削的先任将校疲惫得像死人一样熟睡,还有脸庞很像山本元帅,胡子零乱稀疏的炮术长带着天真无邪的表情沉睡着,还把多毛的小腿耷拉在床边,我实在不忍心打开收音机吵醒他们。

星球仪的制作接近完成,在潜艇航行到特鲁克岛附近时,星图已经描绘完毕,一等星和二等星的名字也做了标注,就等机关科的工作兵完成经纬度线就可大功告成。星球仪被我吊在电灯下,有时走过的人不小心碰到,就会滴溜溜地打转。在星球仪即将完工之际,艇员们因为超负荷运转而渐渐身体不支,找我看病的患者多起来。虽然都不是什么大病,但也让人烦恼,主要是结膜炎和腹痛。在潜艇出击期间,个人卫生要求降至最低,连刷牙、洗脸都是奢侈的,对于懒汉们倒是很合适的,在这种环境下患病也属正常。患结膜炎的人最多,每次都有两三名来求诊,多的时候会有五六人,由于值班、上浮、潜航等作业,常有人耽误了治疗。其他病症,如刮伤、肿疮、蛔虫、便秘和腹泻也时有发生,腹泻是因为偷吃罐头所致,在舱室地板上经常会发现空罐头盒,腹泻是对他们无节制进食的惩罚。

潜艇在特鲁克以东转向西南方的那天正是12月31日,然而一直在战斗状态下前行的伊-56却没有多少辞旧迎新的闲情逸致。在1945年元旦的黎明时分,潜艇结束充电后立即潜航,能够向即将升起的朝阳做新年朝拜的只有在舰桥上值班的人以及进行“回天”整备作业的特攻队员,其他人只能在水下互致新年问候。艇内冷气设备全开,电机长全力以赴地让艇员们过一个凉爽的元旦,可是在日本这一天正处在最寒冷的季节,两相反差感觉很有趣。主计长也费尽心思为大家制作赏心悦目的节日饮食,还用红绿食用染料装点了一番。大家伙乐得像孩子一样,却因为高温和疲劳而缺乏食欲。

元旦庆祝活动持续了约两个小时,潜艇继续沿预定航线前进。当晚,我开始在蜡纸上刻写艇内报纸,诊疗室成为我的临时工作间,我用铁笔在蜡纸上写下文字。桌子右上方有供气管,平时没人时管口是关闭的,我在工作时会把盖子全都打开,从管道里流出带着凉意的空气,发出轻微的咝咝声,偶尔还会从里面传出远处的声音,非常有趣。

艇内报纸

1月2日早晨,电探发现有小型水面舰艇,潜艇随即速潜。根据航海长的判断,那应该是给特鲁克等岛屿运送给养的伊-371,刚好与我们通过同一片海域。当天晚饭前,我总算将艇内报纸油印完毕,总共装订了30册。我将印好的报纸捧回军官舱,看到先任将校正在看电令板,立即递给他一本,请他过目。

“哦,已经印好了,真是辛苦你了,”他边说边看了看封面,“军医长,这里写了有关‘回天’的事,应该算是机密文件,必须写上编号。”正如先任将校所说,按规矩确实如此,不过我心下以为军队这种地方太过刻板,马上就要突入敌军港口了,还搞什么机密文件嘛,真是愚蠢至极。虽然我这么想,却也不得不在报纸封面上打上机密印章,写上文件编号后才正式发刊。

■ 伊-371潜艇属于潜丁型,是一种补给潜艇,能够运载65~90吨物资,也可搭载“回天”。

每个人拿到艇内报纸都非常高兴,不论投稿还是没有投稿,满脸倦容的人也一样露出微笑,兴趣盎然地翻阅起来。看护长绘制的有关潜艇和“回天”的插画备受好评,先任伍长写的诗歌《五十六潜艇》更是人气爆棚,博得了全艇的称赞,再就是机关科某下士官写的《南征之歌》,分队士的《铁鲸之歌》也很受欢迎,另外还有一首匿名投稿者写的汉诗,我觉得很不错,只可惜不太符合下士官兵的口味,没有获得什么好评。

如我所愿,发行艇内报纸让所有人精神为之一振。我想应该给投稿者一些奖励,可是该给什么呢?我想到了之前让“怪物”帮我收集的明星相片。在吴港休整时,我特意拜托她帮忙。为了拿到这些相片,我还出席了好友高的守夜(详见《装病酗酒悼亡友》一节)。我从桌子抽屉里取出那个四方的包裹,无意中碰到了旁边装有毒药的信封,我几乎已经把它给遗忘了,那个必须由我来完成的讨厌任务正一刻一刻地向我逼近。

“怪物”给我的明星相片大约有130张,我打算按照稿件的好评度给作者一人发一张,剩下地全都分发艇员们欣赏,这下子艇内好像炸了锅似地气氛沸腾,艇员们都兴奋异常。相片上的明星有些很熟悉,比如田中绢代、高峰三枝子,还有些没什么名气的,有的相片看起来很旧,冈田嘉子的相片到最后都没人要。

■ 文中提到的三位女明星,自左向右分别为田中绢代、高峰三枝子和冈田嘉子。

明星相片也分给了军官舱的单身汉们,那些有妻子的人就免了。我想,即使是这种相片,多少也能够滋润艇员们干渴的精神生活。从前不知从谁的口中听说,没有女人愿意和船员谈恋爱,可我认为,在一望无际的海上长时间航行,无论是谁都希望有个相思的对象,这是人之常情吧,更何况是生活环境极为恶劣的潜艇艇员呢,他们对爱情的渴求更不难想象。

潜艇在水下平稳地航行着。军官舱的单身汉们停止了对相片的讨论,开始相互开玩笑。不知什么时候,艇长悄悄地走进来,微笑着站在餐桌旁,把在场的人都吓了一跳。

“炮术长,你手里那相片上的女演员叫什么名字来着?长得可真漂亮啊!”艇长说。炮术长抚弄着稀疏的山羊胡子,脸上露出不知如何回答的尴尬表情。

“是军医长给的慰问品吗?没有艇长我的份吗?军医长。哈哈~~”很少看到艇长在众人面前如此欢笑,我们也跟着大笑起来。

那一夜,潜艇已经进入海军上将群岛周边300海里范围内。先任将校在黑板上用力地写下了“紧裈一番(发奋图强)”四个字。

海军上将群岛

伊-56越来越靠近目标,警戒也变得更加谨慎。日出前和日落后的上浮充电时间以及水面航行的时间都比之前缩短了。特攻队员们在军官舱内进行袭击行动的图上演习以及作战细节的研究,每当此时我们都自觉地前往其他舱室,以免妨碍他们。

军官舱的餐桌上摆着海军上将群岛的海图、马努斯岛的放大地图以及当地的水文图等资料。马努斯岛美军锚地的港湾入口比预想的要狭窄,安全的航道宽度只有400~500米,但港湾内非常宽阔,足够容纳美国太平洋舰队的所有舰船停泊,而且海湾内的水深为30~50米,真是一座天然良港。

■ 海军上将群岛地图,该群岛又称阿德默勒尔蒂群岛,属于俾斯麦群岛的一部分,主岛是马努斯岛,1944年5月美军占领此岛并建立了海空基地。

特攻队员仔细观察水文图上描绘的岛屿海岸线,并与海图上的岛屿外形进行对照,然后想象着从人操鱼雷的潜望镜中看到的岛屿轮廓。释放点在距离湾口5海里处,首先使用潜艇潜望镜观察海岸线,通过陆上地标确定正确的方位,将潜艇的罗盘与人操鱼雷的陀螺仪调整到一致,随后释放。四名特攻队员想必是在研究、协商一些非常细致的问题,比如释放后以几节航速前进,经过多长时间用潜望镜观察地标——他们选择海湾后方的山脉作为观察参照点。在距离湾口3海里、2海里和1海里时,地标在视野中的高度是怎样的?假设顺利通过防潜网,敌军在海面上会不会设置浮动障碍?如果有障碍该怎么办?预定释放时间是凌晨4时,周边的能见度有多少呢?在黎明时分用潜望镜能不能清晰地辨别湾口的巡逻舰艇或湾内的舰船呢?我在旁边稍微停留了一会儿,听到了他们在讨论这些行动细节。

我们的潜艇很快就要横穿赤道进入南半球了,如果在和平时期,舰船在此时一定会举行热闹的赤道祭,这是一种从大航海时代流传下来的航海传统。然而,我们眼下根本没有可能举行这种活动,敌军的港口就在眼前,在穿过赤道无风带时最紧要的工作是仔细检查“回天”。如果我们不是潜艇而是驱逐舰的话,抵达港湾只需三四个小时,如果是飞机的话,连30分钟都用不上,可以说我们现在已经溜到了敌人的鼻子底下。尽管如此,艇员们依然为无法举行跨越赤道仪式而感到遗憾,虽然那条线实际上只存在于地图上,那种伤感从大家的脸上或简短的交谈中流露出来。当然,前提是不能当着特攻队员的面,而在他们面前,所有人都尽量掩饰自己的真实心情。在通过赤道之后,特攻队员们的脸上增添了一丝紧张的神色。

■ 战前日军舰船进行远洋航海时举行赤道祭活动。

在发起攻击之前,我军飞机将对目标进行航空侦察,大概是使用用心隐藏在特鲁克基地的飞机吧,如果侦察行动顺利就好了,想来侦察报告也该送达潜艇了。我心里止不住地担心。侦察成功的话就能够帮助特攻队员确定一些未知情况,增加出击成功的信心。请上天保佑吧,如果可以的话,不奢求港内有大型舰队,只要有三四艘战列舰或航母我们就满足了。如果真是那样,艇长在下达释放命令时心里会感到几分轻松吧,至少知道特攻队员们是死得其所。

但是,如果港湾内只有小型舰艇又当如何呢?特攻队员一定会相当失望。我与柿崎中尉聊起这种情况,并表达了自己的担忧,他以坚定的语气说:“一定会有大型舰船的,那毕竟是美军的主要基地,我想那里肯定还有浮船坞,炸沉一座浮船坞比干掉特设航母更有价值……比起这个事,能不能顺利潜入港湾才是真正的问题……”他突然缄口不言。

■ 二战时马努斯岛锚地的美军浮船坞,在没有大型战舰时“回天”将浮船坞作为备选目标。

伊-56在1月8日收到了翘首以盼的侦察报告。以艇长为首的主要军官以及特攻队员围绕电文内容展开讨论。电文是由一系列号码和字母构成的,这是一种保密措施,我们事先将美军锚地的水域在海图上划分成数十个区块,每个区块标注一个号码,然后再用表示不同类型舰船的缩写字母与号码结合,就能呈现出港湾内美军舰船的停泊数量和位置。很不幸,正如我担心的那样,我们最挂心的航母、战列舰等大型战舰并没有停泊在港内。不过,柿崎中尉所说的浮船坞倒是有两个,并排停泊在港湾最深处。会议期间,特攻队员一直仔细地在纸上做着记录。

会议结束后,艇长返回艇长室,一会又返身出来,将一个白色小纸箱交给我,只说了一句:“军医长,拜托了……”接着转身就爬上了司令塔。纸箱里是注射药剂,作用是能够增强肉眼在夜间的视力。箱内附有说明书,注明是牛脑提取液,给成人注射一剂可以让眼睛更快地适应黑暗环境,增加夜视能力。

下期预告:经过数千海里的远航,伊-56顺利抵达目标海域,并接到舰队司令部下达的作战指令。在攻击当日,伊-56在接近港湾途中发现美军巡逻舰艇和飞机,经过权衡后艇长决定将行动推迟一日。

回顾《铁棺》之前的精彩内容,敬请关注本号查阅:

《战史文库》铁棺:一位日军潜艇军医的战争记忆

《战史文库》铁棺——潜艇军官们

《战史文库》铁棺:艇内生活第一天

《战史文库》铁棺:伊-56的元服礼

《战史文库》铁棺:军港的风情

《战史文库》铁棺:离愁别绪送友人

《战史文库》铁棺:黄油米饭的困扰

《战史文库》铁棺:向南延伸的航迹

《战史文库》铁棺:深入虎穴夺虎子

《战史文库》铁棺:水下沉浮生死劫

《战史文库》铁棺:铁棺材里的生灵

《战史文库》铁棺:没有爆炸的深弹

《战史文库》铁棺:急速潜航险象生

《战史文库》铁棺:苦战归来获殊荣

《战史文库》铁棺:坞内邂逅大和舰

《战史文库》铁棺:大津岛上遇回天

《战史文库》铁棺:装病酗酒悼亡友

《战史文库》铁棺:阴晦冬日出击忙

《战史文库》铁棺:怀藏毒药赴死地

《战史文库》铁棺:汪洋深处升皓月

■微信公众号“崎峻战史”




(责任编辑:admin)

专题推荐


© 1996 - 2017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